动产质押监管突发事件处置故事

(本则故事根据众储动产质押监管点巡视员许志坚工作日志整理,因未征得银行有关人员同意,隐去了可能造成纠纷的内容)

2023122日,星期日,农历大年初一上午,按照公司要求,我正在检查各监管点监管员在岗情况,电话响了,我一看是16监管点监管员李六只打来的,心里不由就是一紧,果然,企业销售部经理带人让监管员开仓库 要拉走30吨货,综合价值約160万元,说过了节再还回来。监管员坚持不开仓库,双方争执不休。我要监管员严格按公司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要求操作,坚守岗位,争取时间,等待我到达现场处理。并和销售部经理通话,提出3点儿意见:

1、本仓库货物已经质押给银行,由我们公司代替银占有,企业已无权对货物处分,所有强行出库行为均可视为盗抢,严重时要承担刑事责任,希望大家不要以身试法。

2、银行、企业和我公司签订有三方协议,明确规定了各方权利义务,你们公司给我公司出具了监管安全承诺书中作出具体承诺,依法界定了你们的行为负责,监管员手机上有扫描件可以看看。理解你们维护公司的心情,但要想明白违法后自己承担的后果。

3、暂停所有行动,等我和刘总现场沟通后处理,也是对你们的保护。

一路上,我风驰电掣地在空旷的道路上急驶,一边和刘总联系,全然无心欣赏沿途过年风光。

 

16点是一个监管四年另七个月的老项目,借银行贷款从入驻时的1500万降到了目前的860万,库存量基本稳定在超出预警线600万以上 。拒监管员反映,最近一月出质人一直压缩库存,总是擦预警线出库,多余产品即便堆放在仓库也不入库,腊月二十九我还问过企业刘总什么原因,他说年底了,发货周转快,下线产品来不及入库就发走了 ,总之够你们的货就行了。语气和态度与以往明显不同,正寻思着年后第一件事就去把真实情况搞清楚,以便给银行写报告。还没时间实施,事情就发生了。

刘总表示不知道有这事儿,同意过问一下,等我去了见个面,把事情说清楚。

销售经理带人撤走后,刘总给我说了最近发生的事儿,原来,刘总公司的借款属于流动资金贷款,往年都是一年还二百多万本金,银行给再延一年,2022年银行因体制变化换了领导,因疫情企业效益不好今年还不上本金,贷款到期,银行把企业起诉了。本来银行要行使质权,和刘总协商不成要求法院保全资产,刘总就动用在当地资源阻止保全,他怕银行节后会坚持冻结存货,着急之下就出此下策,试试能不能提前把货提走。刘总说,仓库里是我一半流动资金啊,拍卖后我的公司就走不动了。我听后哭笑不得,发生这样的事儿,银行居然连个招呼都没有打,让监管公司承担了巨大压力,在想也正常,老大的优越感已经深入骨髓,贷款到期了,依法清收天经地义。我拨通信贷主管电话,他说他只是决策的执行者 ,具体情况要问领导,我问他既然都起诉了,为什么不诉前或诉讼保全呢?他说刘总路子野,得不到法院支持,现在我们也是骑虎难下。自此真相大白,双方都在赌气,和解是大概率事件,先嘱咐刘总不可赌气把事情搞复杂,和李总商量节后拜访银行,如能调解成功,一切问题迎刃而解。

 

心情大好,天晚了,就住在镇上一家温泉宾馆。

按计划第二天现场巡视了两个临近的监管点儿,然后打道回府,给家里打电话,串亲戚放到初三吧。

 

(本文发表于河南众储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百家号“第三方动产质押监管”)